太阳城线上娱乐综合管理平台|在线投稿 |数字报纸|在线招聘
【一线风采】铸铁机上的“打铁匠”
发布日期:2019-05-09    作者:白华    
0

夏日的晨风缓缓吹过,伴随着铁运线上火车轰隆声,厂房内天车鸣笛警示声,清脆的铁器敲击声节奏飞快的传出很远。

【一线风采】铸铁机上的“打铁匠”

走进炼铁厂铸运车间铸铁机厂房,寻声望去,原来是小杨、小吴和老任在打铁,只见小吴握着一根螺纹钢短钎,老任手拿氧气乙炔割枪,利用喷出的高温火焰再给短钎钎头加热,在割枪喷出的高温蓝焰下,短钎钎头很快变红至变白。这时,等候在一旁的小杨左手从小吴手中接过烧的发白的短钎,将钎头以一定角度放在使用废钢轨做的垫铁上,抡起铁锤,猛烈的敲击起来。只见那钎头在铁锤的敲打下,如面团一样变幻着形状,一阵猛烈敲击后,小杨放慢敲打的节奏,铁锤富有韵律的击打在需要塑形的位置,钎头的颜色从开始的发白、变红直至红褐色。“再加热,然后淬火,这一根就算打好了”,小杨说道。

在歇气的间隙,我看着一旁的小杨安全帽眼里冒着丝丝白色雾气说:“小杨,你看你头上冒白气,你这是不是已经修炼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了。小杨笑着道:“你甭说我了,我感觉我头发都在流水!”老任在一旁说:你没听老一辈的说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卖豆腐’,我们在这打铁,出这点汗算啥,昨晚他们铸那5罐铁才老火。”“就是,听他们说昨晚有压罐,让铸铁消化一下铁水,腾出空罐给高炉兑”,小吴接着说道。

休息了一会儿,他们三个又开始分工协作,叮叮当当的打起铁来,这些螺纹钢短钎是用来翘铸铁模内未完全脱模的生铁块,确保铸铁时铁水不会因为生铁块未脱模而翻入机坑引发爆炸、粘结链带等影响后续正常生产的重要工具。

一罐铁水净重130吨左右,滚烫的铁水进入铸铁模,由链带输送经过冷却水的降温进入生铁库。这个工序说起来简单,看上去也没有多复杂,可每铸完一罐铁水,流铁槽内的残渣结铁、槽窝的粘结、铸铁模里的结铁块、机尾链带上的粘铁、残铁板上的残渣堆积,都需要铸铁人用手中的钢钎和铁锤一点一点的翘出来、砸下去。

曾经多少个夜晚,因为生产组织的需要,他们从温暖的被窝来到这冰冷的钢铁厂房;在炎热的天气中,他们挥汗如雨,有时他们迎着晨风、有时他们踏着夕阳……在刚铸完一罐铁水还没有冷却下来的铸铁模边,热浪扑面中,他们用手中的钢钎和铁锤奋力的“打铁”,回想起多少个参与铸铁的日子,眼中闪闪泪光,点赞、致敬铸铁机上的“打铁匠”。炼铁厂   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