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线上娱乐综合管理平台|在线投稿 |数字报纸|在线招聘
【钢城文苑】老家
发布日期:2018-06-01    作者:李翔    
0

老家,应该是我们根之所在的地方,无论我们走到天涯海角,它一直在跟随我们闯荡,就好像乡愁里的那种思念一样,平日里我们和别人打招呼问候的家在哪儿,一般也都说的是这个地方,这是离我们最远的地方也是离我们最近的地方。

我的老家坐落在宝鸡市区最西边的山坡上,说它距离城区近吧,公交车只抵达到坡下,上坡的路不远,开车也就五六分钟,可就是不那么方便,说它距离城区远吧,我记得小时候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站在村头第一家人的院子里,城里边烟花飞舞和城市夜景全尽收我们的眼底,感觉上我们离城不远。

月初,大伯家的弟弟在老家结婚,我也就借机回了一趟老家,细算起来,尽管我大概只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回去过,但是我总感觉好像有很久没有回去了,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了乡愁了,现如今生活水平越来越好了,村子也是越来越漂亮和现代化了,只是这种繁荣里缺少了大人串门、小孩嘻嘻的热闹元素,大多数人都搬进了城里,为了更好的生活在城里奋斗,平日里老家的大门是紧锁的,只留下了漂亮的房子。村里有个习俗,不管谁家有喜事或者白事,村里每家都得派人去帮忙,一般是在事前一天和办事当天全家上阵,村长作为大管家给大家安排任务,大家一起干活,一起吃饭,好像上世纪大锅饭时代的时候,男人们干一些体力活,比如布置现场、搬桌子、拉椅子、端盘子等等,女人们主要就帮厨配菜、切菜、盛菜等等,老人们围在一起抽烟、打牌和聊天,小孩子们在现场跑来跑去。弟弟婚礼当天,由于我一直在外求学、工作,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村里人对我的印象估计也是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好像认识又好像不认识,所以村长没给我安排任何事情,我成了客人,无所事事的我,坐在一旁听大爷们聊天,由于是弟弟娶媳妇的喜事,他们就议论现在给儿子娶媳妇的事,只听杨大爷说现在办一次喜事比过去办五十次还厉害,这生活水平是他们想都没有想过的事,在有生之年赶上这样的时代,真是幸运,老人们谈完家事又谈国事,李大爷说现在美国人不停的给中国人找事,他们是嫉妒中国发达了,打压我们,张大爷说美国人是欺软怕硬,现在是试探我们敢不敢反击,他说当年他参加抗美援朝的时候,看着那些美国兵人高马大的,但是真正打起来了,就是纸老虎,最后还是我们赢了,他们这简单淳朴的语言,虽不幽默,但是其中蕴藏的道理让我心底里肃然起敬,前辈们尽管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他们本身的经历却是我们这些后辈该读的一本书,而我知之甚少。

婚礼顺利的结束之后,大家一起收拾完现场,虽有疲惫,但是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没人说累,因为喜事好像已经变成了村子这个大家庭的事儿,各回各家后一切又回到了平静,望着院后的核桃树,想想十多年前它还是一颗树苗,而如今已经成了一棵大树了,结满了果实,回顾自己过往十年的光阴,如恍如隔日之间,恰似一路上都在轻描淡写,没有留下深深的痕迹,经历的只是岁月,被钢筋混凝土束缚着而散发不出泥土的清香,遗失了老家人那种简单和淳朴,赶不上老家的沉淀和变化,与自己、与老家渐行渐远,悄悄地变成了过客。

古人云,吾日三省吾身,面对老家是该好好认识自己,做一个认真的老家人。(机关党委第一党支部  李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