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线上娱乐综合管理平台|在线投稿 |数字报纸|在线招聘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优秀征文】有车的年代
发布日期:2018-10-29    作者:毛新安    
0

时下,大凡私家车库,基本都停放着三种车型:自行车,摩托车,小汽车。

三种车子作用虽都一样,然细想,却有着与人生太多的关联。

不知诸君有无这样一种感受:无论自行车年代或是目下的小车年代,每每换代,脑际总有车轮辗压过的辙痕,或深或浅,岁月再久远亦难以消除……

反正我是有过这样的感受与经遇。

                         (1)

物资匮乏的七十年代末,尽管钱很值钱的,往往一个劳动日值上三、五毛钱,但勤劳、好强的父母还宁是与土坷垃拼了命,一点点积攒出二百来元,终购来一辆“飞鸽”牌加重自行车。虽说是为哥购买,其实也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那时农村盛行“三转一响”(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录机)来显示富有。家里有了自行车,在村里也是很荣耀,风光的事。两位哥哥就是用这辆自行车迎回了自己的新娘。

印象中,家里这辆车子曾立下过“汗马功劳”呢!

旁的不说,村里后生相亲去,大多都厚了脸皮,陪上笑脸来家里借,如此既在女方前增了脸面,又满足了自己的虚荣。父母呢,皆慷慨大方,并随着借车人多,因此而满足,而自豪,走路头也昂得高些,更是赢得了好名声!

说起这车子,还闹出一桩笑话呢。村东冷娃,姓杨,名猫儿,一日厚了脸皮来家借车。说去后山村子相亲去,死缠父母借给用用。父亲当即嘱咐,借可以,但不能损坏,不能乱炫耀……冷娃满脸推笑,一个劲说不得不得。借了去,后山村庄很少人见识过这“洋马马”,纷纷跑来瞧热闹。冷娃一律不准靠拢,更不容去触摸,生怕让人损坏赔不起。

天黑女方留宿,冷娃感觉车子放哪都不放心,便推放在自己门口,并写了张条子贴车上。天亮女方煎了鸡蛋给新“姑爷”端屋里,横竖不得进屋,只好挪了车子进去。冷娃连说你们啊你们啊……问咋了?冷娃说:“你们没见我车上的纸条?”女方取来看,上面写着一行字:谁动自行车收拾谁。

亲事自然告吹。

父亲听过,差点儿笑岔气,连说你不愧叫“冷娃”呢!……我家车子也因这笑话传播广而更加有了名气。

                          (2)

 

城乡永远都是有区别。

潮流再快,乡村也赶不上城市。当自行车在乡村普遍时,不知什么时候起,村里有人骑上了摩托。这玩意儿稀奇!只要给上油,突突一阵冒烟,更是跑得飞快。

父亲背了手,一天绕住停放路口的一辆摩托打转,就不明白这铁圪垯竟能喝油?到处寻车嘴……我刚下学回家去,见了父亲,喊他。父亲笑嗬嗬说,你娃好生念书,长大也买辆这“电驴子”骑!我嘴一撇,道,才不稀罕呢!我长大有买小车去。

父亲乐了,连夸三子有志气有出息!……还别说,这幕至今忆起,似乎是在昨天。

不管咋说,大哥在外一番打拚,终家里添置了一辆“电驴”!父亲虽嘴上叨叨有自行车骑买这干啥?其实心里乐呢。一辈子好强好面子的父亲,如今合了心愿,满足了虚荣,不偷乐儿才怪!

车购回那天,有许多邻居买来鞭炮祝贺,父母忙前扑后招呼,家里就像过喜事般热闹。邻居说,看您娃们多出息哦,都电驴儿了!好日子咋都降了您们家?……父母笑得合不拢嘴。

想必天下父母,皆这番心理吧?儿女们有了出息,脸上光彩,心里更滋润。然这种光彩,这种滋润,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失,继尔内心蒙上了层层愁云。

首先是烧油:往往一箱油,跑不几日就得加。这对一生勤俭、让困苦困怕了的父母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消耗!你想啊,他们辛苦务一季菜,地能让他们变卖几个钱?如今不吃不喝,就跑跑路,这电驴子比牛还难养,还费钱!不是个烧钱货是啥?看来先前确实欠考虑……日子一久,就烦,就厌了,看到大哥推车骑,父亲往往莫名地上火:“又烧哪去?走几步路能累死?!”

几次面对父亲的训斥,大哥有气不好出,只有心里咽。后来偷偷将车骑去了工地,不再骑回来。父亲看不到了“电驴子”,心里自然也就少了那份烦脑事。

现在回想,时代在变化,有种品质却永远变化不了,那便是勤俭与持家。特别是从艰苦日子过来的人,他们知道该如何珍惜,该如何去支配生活……可是父亲,日子只能越过越好,您那种墨守成规的观念如不改变,生活永远不会红火,家庭永远不会美满!

                          (3)

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小车!我用行动实现了当初的诺言。

父亲这时沉默了,整天无语。有时他望眼停放在库内的车子,只轻轻叹息一声,背了手又踱回屋内。似乎他在沉思,又像与自己怄气,往往屋内一坐便是半天。

也许他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生活与享受。在他看来这天是变了……

是变了!

曾几何时,庄户人哪敢想自己有天会拥有这大干部才会享用的“马马”?纵“三转一响”的年代,物资匮乏,多少还有些许自豪与荣耀,如今呢……这还叫庄户人么?农村与城市早没了区别。城里人拥有的,乡下人同样拥有!还说城里与乡下永远有区别,追不上呢……嗨,变天了,真变了!

按说,父亲应该高兴!然却高兴不起来。过惯了穷日子,猛丁天上掉下来大馅饼,父亲确实有些措手不及呢!

他想最多的依然是费钱。几十万元哪!可不是小数目。种地要得一辈子!主要开上这车子能抵吃?能抵喝?能抵肚饱?……或许更让父亲想不通的是:现在人都怎么了?都大把大把撒钱,不好好过日子,尽想摆阔。更让他难受:自己曾严格要求的子女,长大竟个个野了心!都不知柴米油盐贵,个个成了败家子。好痛心唉!

我理解父亲的心思。

休假启动车子,邀他一同出去转,父亲总是推三推四不上车,要么,甩下一句:“你们去,我享受不来……”几次,我将小时那话背给父亲听,父亲总说,那时不夸你几句,你小子能有今天?

摸不透父亲话语,便拿眼望母亲。母亲却笑笑的,一迭声说,不理他!他怀念苦日子,让他过去。咱开车走噻!

……车子穿过了乡村,驶进了阳光里。钢轧事业部转炉支部   毛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