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线上娱乐综合管理平台|在线投稿 |数字报纸|在线招聘
【钢城文苑】奶奶的心思
发布日期:2019-03-14    作者:陶云云    
0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过生日你回来不?”奶奶病了,变得孩子般缠人,每次打电话总是这样问我。其实她早已忘记自己的生日上个月已经过了,家里没事我们是不会回去的。且不说相隔一千多里路,光是工作、孩子的事情都已经让我分身无术,哪儿有时间回去。

近几年和奶奶通电话的次数屈指可数,电话里我听不清她说的话,只能从叔婶口中得知她的近况。身患老年痴呆的她记不得很多事,认不清很多人,说不清很多话,唯独清楚记得我和姑姑不在她身边陪伴。

以前奶奶对我说:“算卦的说我去世的时候身边没有女子,自己到井边打水的时候不小心栽倒后起不来了。”我责怪她胡说,她却笑呵呵的说:“人家说的对着呢,身边没有女子就是事实呀,我就你和你姑一个女儿一个孙女,本想把你们都嫁得离我近点,却没想到你们工作的地方一个比一个远,你姑姑好点一个月还能看我一次,而你一年看我一次都是奢望啊!”说着慈爱地看了我一眼,我被驳的无言以对,内心早已愧疚万分。

前段时间我回家,刚走就听说奶奶丢了,叔婶托亲戚朋友到处找,终于在离家八九里远的山里找到了。叔叔看她蓬头薄衣的甚是心疼,责怪道:“您老想去哪儿说一声嘛,我抽空载您去呀?一旦有个啥事,我们今辈子都不得安生。”奶奶像受了训的孩子小声为自己开脱:“你们不是都忙嘛,我就是听说云云要走,想去送一送,谁知道就走得找不着道了。”

事实就是这样,我休假在家陪着她,给她讲我工作和生活的琐事,她很喜欢听,喜欢我在她身边这样烦她、逗她。突然要走,她断然是舍不得的,但又知道留不住,就想在我走之前多看一眼,多说两句话,这种事情她不糊涂,她明白我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看她。我在电话这头哽咽着听她语无伦次地说:“我追你就没追上,都翻过秦岭了,实在走不动了就在路边石头坐着歇了一会儿……”

这样走丢的事件不止一次了,都是在我或姑姑离家后发生的。每次临走时总会编一些理由告诉她我忙,有时间回来看她。其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这“有时间”到底是什么时间,她仍旧热切地问:“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几次三番我就没了耐心,索性就嚷嚷几句,她便不再言语了。隔几天,她又打电话催问同样的问题,只是那语调怯怯地没有了底气,像个不甘心的孩子。我心一软,告诉她等她生日了就回去,她便一时间欣喜地说不出话来。所以她就记住了过生日我们就会回去!

年轻时的奶奶勤劳能干,缝补洗涮不在话下,屋内屋外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每天放学回家一桌可口的饭菜早已备好。而今奶奶吃饭的时候会流口水,连走路都要人搀扶的,但她还是倔强的要下厨房插手干活。我们小时候身上的失落、孤独、恐惧,原原本本的附着在了她的身上,她忘记自己已经老了。但是这一次奶奶真的错了,此刻的她最需要的就是儿孙的理解和陪伴,她的心思我们都知道!(炼钢厂  陶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