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线上娱乐综合管理平台|在线投稿 |数字报纸|在线招聘
【钢城文苑】天堂来的使者
发布日期:2019-04-19    作者:樊红军    
0

    四月刚刚推门而入随后空气里便多了些随风起舞的白色精灵一定是四月忘了关门或者这些精灵早早就躲进了四月的口袋里随之而来……

【钢城文苑】天堂来的使者

柳叶早就布满了枝头,远远望去一排排的柳树像极了江南的女子,妖娆的合适,又朦朦胧胧引人好奇。走进了看才发现柳枝上布满了絮,他们白的像雪,又软的像棉。一阵微风便飞入了天空,与云儿融为一体。“二月杨花轻复微,春风摇荡惹人衣。他家本是无情物,一向南飞又北飞。”如果爱情像沙,缠绵到天涯,那四月的柳絮,应该更是热恋,缠绵不已,从天南飞到海北,周游世界。

我想柳絮是天上来的,你看它们在地上翻滚,一群群,一片片,好似云朵在涌动向前。“处处东风扑暖阳,轻轻醉粉落无香”。它们一定是仙子,在土地上亲吻着每一朵花儿,把周身沾满花粉;它们又在草丛里躲迷藏,一不留神,便悄无踪影,待你转身将要离开,它便乘着风又飘荡起来。

“年年三月暮,散乱杂飞花。雨过微风起,狂飘千万家。”不知古人所言也是这洁白的柳絮吗?它竟也在岁月的流失里悄悄慵懒了起来,迟迟不肯出现。终于见到它是在一场春雷过后,想必它也是睡过了头,才会出现的这么晚吧!可它终究像个孩子,起床了也会耍脾气,它们漫天飞舞,沾满行人的头发,有些化妆的女子,恨不得用纱巾将面孔遮挡,不然就会成为柳絮的根据地,还有一些柳絮专门欺负那些毫无装备的人,一会儿趁他们不注意飞入鼻孔,一会儿落在他们敞开口的饭菜上,一会儿又趁孩童大笑飞入他们的肚子,于是喷嚏声,叫骂声,还有孩子们对柳絮的恐惧的哭声便蔓延开来,在看柳絮,竟然毫不惭愧,反而越发张扬,成群结队,真是一群气人的存在呀!

“三月尽是头白日,与春老别更依依。凭莺为向杨花道,绊惹春风莫放归”说柳絮是天堂来的使者,也非空口无凭,它是自由的呀!一生放荡不羁,风向南,它们便南飞,风向北,它们便北往。终生无所牵挂,你看它四海为家,遇到高山它们抱成团,遇到江河它们化成舟,这是多么随和的一生。哪怕被雨水打落在街角,也会静待光照,等风把周身吹干,便又开始纷飞。它们在流浪的时光里,没有方向,却始终不忘初心。

“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放春光别去!”史湘云的柳絮因残而离,春光尚在,柳花,乃手自拈来,可谓佳品。它是天堂来的,也脱离不了悲欢离别,时光终究会消散,他们也终究各自别离,在丛林深处寻得自己的一方净土。

四月清晨的寒意,使得柳絮像极了棉,落日余晖斜映在纷飞的柳絮上,像一团火,落在微波荡漾的湖边……(计量检验中心  樊红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