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线上娱乐综合管理平台|在线投稿 |数字报纸|在线招聘
【钢城文苑】竹笋炒腊肉
发布日期:2019-06-24    作者:牛勉    
0

陕南地区,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温润的气候促成了人们恬淡保守的气质,雨季过后也孕育出了一种特有的新鲜食材——笋。一场大雨过后,空气清新湿润,竹子和松树自然杂交林中,一个个可爱的嫩笋顽皮地露出了小脑袋,朴实的褐色外衣下,一种鲜嫩爽口的食材在时间的催化下孕育而生。

【钢城文苑】竹笋炒腊肉

在吃的法则里,风味重于一切,人们从来没有把自己束缚在一张乏味的食品清单上。怀着对食物的理解,在不断的尝试中寻求着转化的灵感。竹笋炒腊肉是家人都喜欢的一道菜,每年的雨季,外公便会带着年幼的我走遍乡间山野竹林,采摘最新鲜的嫩笋;而用椿树枝熏烤后色泽红亮、肥瘦均匀的腊肉,是鲜笋的最佳拍档。这道菜必须由很少下厨的外婆亲自烹饪,在外婆眼里,最新鲜的食材,必须配以最时令的配菜方能将食物的鲜美展现尽致。在灶房的大铁锅下,柴火们各自绽放全身热量,火力全开。锅内热油和葱姜蒜末相继交锋,各自舒展开拳脚,葱蒜热油的香气一阵阵扑鼻而来。这时,食材接连登场,我们的味蕾也开始了不断的绽放。在油温的不断上升中,腊肉裹着竹笋,竹笋挟着腊肉,配菜和调味品也慢慢与之交融在一起,它们牢牢的结合,少了哪一样都不能是一道成功的竹笋炒腊肉。翻炒几下,美味即可出锅,待到装好盘,就连那盘子也仿佛跟竹笋炒腊肉一齐散发着诱人的热气。此时的我总是等不及稍稍放凉,手指轻轻夹起一块晶莹的腊肉,唇齿间弥漫的反而是竹笋的鲜甜……

竹笋炒腊肉一上桌,其他菜肴顷刻间便黯然失色,我和表姐每次都要争着抢着吃,一旁的外婆总是慈爱的看着我们吵闹,并不阻拦,还把自己碗里的舅母夹给她的肉全部夹到我和表姐碗中。我一直都在疑惑着,所用食材并无分别,为何外婆做的饭菜总是比任何人都好吃?长大后才明白,美味的秘密不在任何食谱上,而要去她的饭菜里找答案。只有尝一口她做的菜,才知道她把所有未曾展现的、挂在嘴边的情感全部倾进了一饭一菜的琐碎中,这样饱含情感的饭菜,如何能不让人魂牵梦绕?

今年的竹笋炒腊肉是舅母的手艺,原料是哥哥早早在阜川山里提前买好,鲜笋是昨天母亲刚刚采摘的,最近的雨季,山里头冒出了不少鲜笋。在褪了色的搪瓷盘子里,竹笋炒腊肉依然色泽鲜亮,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我坐在饭桌一角,雾气缭绕中看见对面板凳上还空着外公和外婆的两个座位。伴随着竹笋炒腊肉的热气,思绪也随着那一丝烟气一同去了很远的地方……

三十晚上,我和表姐拿着心爱的“窜天猴”,欢欢喜喜的来到院坝里准备放炮。胆小的我一直不敢学着表姐的样子把炮仗的竹签拿在手里放,只敢插在泥巴里点燃,却也总不如拿手里窜的更高。表姐塞给我一根炮让我拿在手里放,顺便用火柴点燃了引子,我吓得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完全听不到一旁表姐让我松手的喊叫声。恍惚间表姐一把抢过炮仗,就在这时炮炸了,伴随着表姐的哭声,吓傻的我依旧站在原地,被表姐的惨叫声喊醒,踉跄着跑去屋里叫舅舅,此时的表姐手上满是鲜血,被舅舅送去村卫生院……从此以后表姐的手掌心上留着一个烫伤后的疤痕,每年腊月里爸妈便会以表姐手上的疤痕为我敲响“过年不能玩炮仗”的警钟……

“菜都快凉了,还愣着干嘛?”舅母的一句话勾回了我遥远的回忆,她坐在对面的板凳上,热情的给我夹了一块腊肉说:“你小时候就爱吃这个啦!你外婆每次炒好你和你姐总要抢着吃,今天尝尝舅母炒的怎么样?”我把腊肉块图囵吞枣塞进嘴里,当舌尖触碰到滋味时,我便知道它根本不是我记忆中的那道菜,原料依然是上好的腊肉和鲜笋,只是外公外婆已过世,再没有人能做出外婆的味道。舅母手艺并不差,但回忆中外婆做的那道竹笋炒腊肉,虽一直没再品尝过,但味道好像一直都停留在舌尖上,时间越久,滋味越浓越真切。眼前的这道菜,要我如何欺骗自己,它明明不是外婆的味道啊?

很多回忆,无法复制。只适合藏匿在脑海深处,竹笋炒腊肉,不仅仅是一种食物,是被保存在岁月之中的生活和记忆的味道,这些味道,已经在漫长的岁月里和故乡、亲情、信念混合在一起,才下舌尖,又上心头,永远难以忘怀。(计量检验中心  牛勉)